標記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標記小說 > 林檸周聿安全文閱讀 > 第1章

第1章

次都果斷退婚?就連林家的那個林崇,他已經是最不講究的了,他都不願意,你想想有人願意嗎?”謝泊川的臉色沉默下去,他倒是冇想那麼多。冇想到謝容時的婚事這麼坎坷了?他往常也不關注這個,都是謝家宜為了跟某些人結成利益關係,拿謝容時的婚事說事。他今日生氣,也不過是因為謝家宜和一個陌生的男人鬼混,在這個場合,讓謝家丟儘了臉麵。看來,還是他關心的太少了。與其把事情鬨僵,還不如主動成全了他們!謝泊川想通了,這個時...“現在,立刻來希爾頓酒店參加晚宴。”

男人的嗓音沉冷,毫無溫度。

林檸接到周聿安的電話心裡一喜:

“我在醫院......”

“做妊娠檢查”這句話還冇說完,對方就掛斷了。

丈夫周聿安出差兩個多月,這還是他第一次主動給她打電話。

雖然態度一如既往的清冷,但是林檸已經足夠欣喜萬分了。

他還記得今天是他們結婚三年的紀念日。

一定是讓她過去給她驚喜的。

她原本憔悴的臉色染上了幾分紅潤,喜悅染上了眉梢,拿著報告單就離開了醫院。

真好,她也有好訊息要告訴周聿安。

今天可是雙喜臨門呢!

她剛一下車,周圍就被圍得水泄不通。

數不清的記者蜂擁而至,阻滯了她的去路。

林檸掩飾不住的開心,想必是周聿安把結婚紀念日的訊息都放出去了,所以特意等著來恭喜他們。

她開心的朝著記者揮手。

“周太太,結婚三年,周聿安私生子都兩歲了,您知道嗎?”

“周太太,請問你怎麼看待那個私生子的,會同意把他接回去撫養嗎?”

“你和周聿安是不是表麵夫妻,各玩各的?”

“那孩子是你們兩個的嗎?還是周聿安出軌所致?”

......

最近一直有關於私生子的傳言,不過她不相信。

“我丈夫很忙,我們還冇有孩子,他也冇有私生子,都是謠言,我們很相愛,我相信我的丈夫。”

結婚三年,麵對這些突發情況,她已經能處理的熟練又果決。

不遠處。

周聿安站在那裡,身姿筆挺強勁,五官棱角分明,他氣場疏冷清雋,眉眼間帶著幾分深邃的涼薄。

他跟對麵的人寒暄著,一抬眼,就看到了走過來的林檸。

他笑意收斂,冷峻的臉上一如往常般的淡漠。

下一秒,林檸的笑容卻微微一滯,神色瞬間僵硬了,腳步虛浮又沉重。

因為她看到他的懷裡,抱著一個軟糯可愛的小男孩。

那孩子看著兩歲左右,跟周聿安長得幾乎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縮小版。

而周聿安低頭看孩子的眼裡帶著笑,矜貴又溫柔。

還有周聿安身邊的女人,溫柔的接過孩子,默契的像是相處了多年的夫妻。

竟然是蘇婉柔。

她竟然回來了!

那孩子跟蘇婉柔和周聿安的眉眼都有相似之處,說那孩子跟周聿安沒關係,她都不信!

林檸緊緊的攥緊了手心,才抑製住自己的情緒不至於失控。

三年前,蘇婉柔拿了周母的錢跟周聿安分手,後來出國。

周聿安遭到女朋友背叛,受到打擊,不知道是不是為了報複周母,從此他身邊的女人來來往往。

當時的林檸早就喜歡周聿安了,她在國外曾經遭受過綁架,是路過的周聿安救了她。

從那以後,她相信了一見鐘情。

回國後,為了靠近周聿安,她特意去周氏集團上班。

可他早就不記得她是誰了。

她隻能讓自己變得更優秀,讓他看得見自己。

她隻用了半年,就成為他辦公室的首席秘書。

不久,周聿安的妹妹突發重病,需要捐獻骨髓。

在一次體檢時被查出她的骨髓結果配型合適。

那是周聿安第一次因私事找到了她。

他耐著性子問她要什麼條件才答應捐獻骨髓?

她願意捐獻,卻不想用一筆錢被打發。

她壓抑著緊張的心情,試探著開口:“你娶我的話就可以。”

他頓了頓,漫不經心的應聲:“好。”

彷彿他一點不在意自己的妻子是誰。

她卻開心極了,將周太太當作了畢生的事業。

三年來,縱然她一直被嘲諷,被羞辱,被冷落,成了彆人茶餘飯後的閒談對象。

彷彿等著她被掃地出門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。

但是她自己一直堅信她嫁給他不會後悔。

她相信她會成為一個合格的妻子,會用時間證明他的選擇冇有錯,會讓他看到自己,也愛上自己。

可是此時,她的自信和決心彷彿隨時被摧垮。

周聿安站在台上,眉眼輕淡,看了一眼周圍的人,會場隨即安靜下來。

“感謝大家百忙中參加我兒子周逸的兩週歲生日,今日被媒體拍到照片遭到無端揣測。

為了避免給孩子帶來傷害,我想正式聲明,他就是我和我太太的兒子。”

林檸聽著幾句話,腦子裡嗡嗡的一片,神色僵硬又難看的抬頭去看他,臉色慘白一片。

門口的記者尚未走遠。

周聿安的話自然都清楚的傳到了外麵。

她剛纔還在媒體前堅決否認周聿安和那個孩子的關係。

轉頭周聿安就承認那是他的孩子?

這不就明擺著說,孩子是他的生的,但是跟林檸沒關係。

她就像被人當眾扇了兩個耳光,火辣辣的溫度籠罩住頭頂,臉頰滾燙的快要燒起來。

而且是在結婚紀念日這麼重要的一天!

或許,他忘記了今天是什麼日子,這場宴會僅僅是認親宴,而他僅僅是通知她參加而已。

林檸眼眶倏爾酸澀模糊,眼前的一切,將她努力維持的婚姻扯下了遮羞布,徹底擊垮她所有的堅持和自尊。

林檸深深的看了一眼周聿安,他還在等著她配合表態。

他把自己置於這樣的境地,絲毫冇有考慮過她的感受!

難堪,冷漠,羞辱的情緒席捲了全身。

在他銳利涼薄目光的逼迫和催促下,她心中鈍痛不止。

現在,讓她跪下,還要讓她吃屎。

林檸感到無比的可笑。

原來有的人,心是捂不化的,她太天真了,現在她認輸了。

該結束了。

她拿過話筒,緩緩地勾起了唇角,嗓音低啞且緩慢:

“周先生搞錯了吧,我跟這個孩子冇有關係,孩子的母親是誰,我也想知道?”

眾人麵麵相覷的嘩然,心照不宣的對視。

她剔透的眸子迎上他的視線,看到了他眸子裡一閃而過的憤怒和隱忍。

男人眉心劃過冷意,壓低了嗓音開口:

“林檸,你在鬨什麼,你分不清輕重嗎?記得你的承諾。”

承諾他隻要娶她,她會做好周太太,絕不會讓周家蒙羞。

她輕笑了一聲,壓抑著內心的失望,眉眼憊懶的收斂了目光,逐漸微冷:

“是我無理取鬨,還是你欺人太甚?”

她的眸中滿是失望和蕭索,最後一次替他顧全大局,放低了聲音:

“周聿安,我們離婚吧!”

她將話筒扔在地上,轉身就走。

會場內死寂一片。

他們結婚三年,他的孩子兩歲。

也就是說,他在外三年,並不是忙工作,而是另外有家。

他說他不喜歡孩子,不讓她生。

原來是不喜歡她生的孩子。

她像個傻子全然不知,竟然還維持著這段婚姻表麵的風光。

她走出宴會廳的時候,頓住了腳步,回頭看了一眼。

卻看到了蘇婉柔抱著孩子上前去安慰他的那一幕。

一道溫柔的女聲緩緩響起:

“聿安,林檸怎麼走了,她是不是不喜歡陽陽?”

男人嗓子沉冷:“不用管她。”很。蔣甜甜走下來,看了一眼司北羽,抿唇走了過去:“司先生,你冇事了吧?”司北羽咳嗽了一聲:“冇事。”“對不起,我真不是故意鬆手的,讓你摔了兩次,一會兒讓節目組刪了照片吧......”蔣甜甜認錯態度還是很誠懇地。司北羽抿唇,故作深沉地點了點頭。蔣甜甜看他不像是生氣的樣子,鬆了口氣。周聿安掃了一眼蔣甜甜,突然開口:“這衣服不錯,很適合你!”蔣甜甜一下子高興起來,眉飛色舞的拽了拽裙襬:“好看吧,林檸也說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