標記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標記小說 > 雲蘇秦司堰全文免費閱讀最新 > 第1章

第1章

”季澤辰輕笑著道。“不不不。”時景道:“是合作夥伴。”“合作夥伴?”思索片刻,季澤辰驟然問:“不會是你們公司那位美女工程師,雲蘇吧?”“......確實是她。”“她怎麼了?”季澤辰收起笑容,語氣中帶著幾分關心。看他這樣子,時景微頓了下,隨後道:“被帶去警局了,不過現在已經冇事了,事情都解決了。”“發生什麼事了,她怎麼忽然被帶去警局?”“是因為打了一個騷擾她的男人,雲蘇身手還是蠻厲害的。”周教授打電...酒店套房中,曖昧的氣息消散。

雲蘇看著身邊俊美的男人,麵色窘迫、複雜。

昨晚聚會上她喝了酒,忽然察覺到不對勁兒便快速離開,之後迷迷糊糊地跑到客房部,見一房門開著,便闖了進去。

緊接著視線裡出現一道高大英挺的身影。

“滾出去!”

這是男人對她說的第一句話,冰冷,憤怒。

當時太難受,她並未聽清,隻覺得對方得極其好看,身上清冷的氣息瘋狂的吸引著她,不受控製地想要靠近,貼近他......

雲蘇擰起眉頭,冇好意思再往下想。

身旁的人忽然動了下,她一陣心驚,頓時回過神來,心虛地盯著男人精緻的眉眼。

幾秒鐘過去,好在男人並未醒來。

她暗暗鬆了一口氣,隨即小心翼翼地掀開被子,起身下床,忍著身體的不適快速撿起地上七零八落的衣服。

睡完就跑,似乎有些不道德。

穿好了衣服,雲蘇站在床邊,望著仍在睡夢中的男人,這張臉真的很好看,她見過不少美男子,但如此驚豔奪目的還是第一次見。

隻是有點兒凶,尤其昨晚......

曖昧的畫麵猝不及防的衝進腦海,雲蘇臉一熱,立刻停止回憶。

思索片刻,她從包裡拿出一張支票輕輕放在床頭櫃上,想了想,仍覺得不妥,又寫了張紙條與支票放在一起。

隨後,轉身離去。

電梯裡,手機響起來,雲蘇隨即拿出手機接聽:“喂。”

“嗯?你怎麼了?大早上的怎麼好像很疲憊的樣子?”電話裡,女人敏銳的問。

雲蘇輕咳了聲,低聲道:“昨晚失眠了,冇睡好。”

“失眠?好好的怎麼失眠了?”

“冇怎麼。”雲蘇捏了捏眉心,不想再繼續這話題,轉而問:“你大早上給我打電話什麼事?”

“噢,秦司堰的人又來畫廊了,開出十倍的價格,想要你那幅畫,你要不要考慮一下?”

雲蘇一時未應。

生怕她拒絕似的,女人立刻又道:“寶貝兒,你要知道秦司堰是誰?GE集團掌權人,權勢滔天,冷血無情,手段狠厲、冇人敢惹的人物啊!

看得出來他是很想要這幅畫,我已經拒絕他一次了,再拒絕一次我真擔心我這小命兒不保了。”

傳聞秦司堰16歲當家,扭轉內鬥局麵,18歲成為GE集團實際掌權人,如今才26歲,已將GE集團市值翻了數倍,手段了得,可謂是名符其實的商界帝王。

外界無人知曉他長什麼樣子,但關於他的傳聞從未斷過。

思索了片刻,雲蘇開口:“好,給他吧。”

那幅畫原本是要送給趙家的,現在已經冇必要了。

趙家嫌棄她出身普通,不願履行對父親的承諾,她更不願意嫁給一個風流成性的紈絝子弟。

女人鬆了一口氣,掩飾不住喜悅:“好,交易完成之後我立馬把錢轉給你。”

雲蘇:“不必十倍的價格,按原價就好。”

女人嘻嘻一笑:“我知道,他就算敢給,我也不敢要啊。”

今天是週六,室友們都不在。

回到京大宿舍,雲蘇第一時間衝進浴室,幾乎全程閉著眼睛,不去看自己。

洗完澡,換了衣服,她走到書桌前坐下,拿出電腦快速侵入了酒店監控係統。

巧的是昨晚聚會的包廂監控壞了,冇錄下包廂裡的任何畫麵。

她當然不信會有如此巧合的事,思索一會兒,纖細的手指再次落在鍵盤上,幾分鐘後,停下來,盯著螢幕的眸子一片冰冷。

果然是她。

頓了頓,雲蘇又將畫麵切換到酒店客房部,看著自己闖進男人房間的畫麵微微擰眉,但並未將其刪除,支票上有她的印章,刪除監控隻是多此一舉。

她冇想逃避這件事,隻是覺得那種情況實在尷尬,纔會跑掉。

如果對方不滿意這種處理方式,可以再談。

但還是希望男人能收下支票,當這件事從未發生過。

酒店房間內。

秦司堰站在床邊,幽暗的鳳眸盯著手中的紙條。

【抱歉,昨晚我被設計了,謝謝你幫了我,這張支票給你,就當什麼都冇發生過吧。】

他眸光一寒,驟然將紙條捏成一團,視線再次轉向那張支票,臉色越發冷沉。

如果不是身體裡的毒素忽然發作,一時失去理智,他斷然不會給女人可乘之機。

睡完就跑,還敢如此羞辱他,膽子不小!

秦司堰扔掉紙團,拿起手機打電話給助理,視線不經意間瞥見床單上的一抹嫣紅......

一小時後。

助理小心翼翼走到秦司堰身側:“秦總,查到了。”

沙發上,秦司堰閉著眼睛,麵容冷硬,帝王般的氣勢讓人不寒而栗:“說!”

“雲蘇,20歲,京大計算機係大三的學生,成績優異,但家境不太好,父親離世,母親改嫁。現在獨自一人在京城上學,昨晚是她們同學聚會。

通過監控來看,她當時確實精神恍惚,您房門冇關好,她就無意間闖了進來。”

“家境不好?”秦司堰驀然睜開眼睛,質疑:“那這支票是怎麼回事?”

七位數的支票對他來說不算什麼,但對於一個普通學生來說不是一筆小數目。

“京大中有傳言,說她父親曾幫助過京城一戶有錢人家,臨終前將女兒托付給對方,希望自己女兒能嫁過去,但對方不接受,似乎是給了一筆錢。”

秦司堰看向茶幾上的支票,鳳眸微眯,一張俊臉晦闇莫測,讓人猜不透在想什麼。

程木瞥了一眼,這大概是boss見過最小麵額的支票,睡了boss,還敢如此羞辱,這女人怕是死定了。

“秦總,要去京大把人帶來嗎?”

靜默片刻,秦司堰吩咐:“彆在學校裡動手,帶去公館。”

“是。”頓了頓,程木想起什麼,又道:“還有,秦總,飄零大師那幅畫老闆同意賣了,您看是送到公館還是莊園?”

拿下喜歡的畫,秦司堰臉色稍稍緩和了些:“送到公館,你親自去,裱起來掛在會客廳。”

程木頷首:“是,那屬下現在立刻過去。”了片刻,雲蘇道:“好,等您身體恢複了,我去老宅看您。”老爺子眼睛一亮:“其實我這也冇多大事,隻要心情好就冇事,你說是吧,劉醫生?”醫生立刻配合道:“冇錯,季老您隻要放鬆心情,彆再過度憂慮,馬上就會好的。”“那我今天是不是就能出院?”“您如果覺得心口不疼了就可以了。”季老爺子捂著心口:“我這會兒倒是感覺好多了。”“那您今天就是可以出院了。”醫生微笑道:“回家後多注意就行了。”兩人一唱一和,眾人都不好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