標記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標記小說 > 楚雲林若雪 > 第1章

第1章

因為她直來直去的性格,從小到大,她跟這個心機深沉的表哥,就冇有多深的感情。此刻,更是對陸雲峰嗤之以鼻!“夠了。”忽然間,陸星河拍案斥喝,厚重的紅木方桌,驟然多了一片裂紋,“如果冇有他,我們已經得到了上官家的支援,現在他拿一張假的銀行卡,就要雲峰道歉,他也配?!”眼看著父親大發雷霆,陸小小慌忙湊近到陸清幽身邊。“姐,錢的事先放在一邊,你就當為了家族考慮。隻要把極陽果給了雲峰哥哥,他就能庇佑陸家,平安...西南,鳳凰天獄!

最高級彆的一間囚室之中,楚雲神情鄭重,向他麵前的九名女囚,深深一躬。

“出獄前,我能問九位師父一個問題嗎?”

“你不就是好奇,我們九人在此鎮守的是什麼嗎?”

楚雲點了點頭。

鳳凰天獄,皆為女囚。

而且,都是世上最凶名赫赫的人物,可其中最強橫的九位,竟是自願入獄,為的就是鎮守一件國之重器!

九人相視一眼,大師父緩緩張口。

“我們鎮守的,就是移植到你體內的那顆腎!”

“那原本是一顆真龍精元,進入你體內後,化為龍腎,不但修補了你的殘缺之體,更讓你成為百年難遇的曠世奇才!”

“我們知道你身負血仇,此次出獄,有仇報仇,有恨泄恨,闖出天大的禍來,有你九個師父幫你兜著!”

聞言,楚雲頓時怔住了。

三年來,九位師父從未問起他的過去,而他也把那段血海深仇埋心底,冇有同任何人講過。

原來師父什麼都知道。

他本是江城中一富家子弟,可三年前,家裡竟遭遇滅頂之災,為了保住他的性命,父母拿出全部資產,換他在林家做了一名贅婿。

林家,乃五大家族之一,在江城手可通天,獨女林若雪更貌若天仙,是所有江城男人不敢奢望的夢。

他以為,新的人生就此開始,可怎麼都冇想到,這場婚姻,僅僅讓他苟延殘喘了半個月。

半月後,一條訊息傳入江城,某位龍都大人物罹患重病,隻有移植一顆新的腎臟,才能繼續活命。

而他楚雲,就是唯一的腎源!

林若雪毫不猶豫挖去他的左腎,為掩蓋真相,甚至把他丟進了這座鳳凰天獄!

一個完整的男人淪落鳳凰天獄都難保全屍,更何況,他一個殘缺之人!

入獄當天,他便嚇暈在數百名女狼的貪視之下。

但當他醒來,九位師父已經為他換上那顆龍元腎,並且把畢生所學傾囊相授。

忽然,幾道厲芒閃過,楚雲本能的跳出思緒,一手接過。

“這幾樣東西,我們在獄裡也用不到,就送給你了。”

“萬國至尊卡,內有無限額度,隨便你刷!”

“殺神令,不論級彆家世,除國首外,皆可殺之!”

“醫仙玉牌,中醫界見到此物,都要奉你為主!”

“九幽玉環,可號令西方九幽殿三千高手,有什麼不想做的臟活兒,儘管交給他們!”

“還有這,最至關重要的一枚令牌,名帝王令,如若國首決策有誤,你可持令牌,強改聖意!”

“除這些以外,你還有九個師姐,喜歡哪個就娶哪個,如果都喜歡,把她們都娶了也不過分!”

三天後,江城,金色世家酒店。

楚雲坐在大廳的貴賓專區,對麵是一張絕美的麵容,顏值、身材、氣質,皆是無可挑剔,彷彿上蒼把所有的眷顧,都隻給了她一個人。

可她現在的臉色卻不甚好看。

“師弟,你的意思是說,我是第一個被你退婚的人?”

“是。”

楚雲點了點頭,道,“你彆多想,九份婚約我都要退掉,隻是陸師姐你恰好人在江城,纔會先跟你說一聲。”

“那也不行,傳到其他姐妹的耳朵裡,我陸清幽的臉還要不要了!”

“......”

看著她因為氣憤,胸口波浪起伏,楚雲便一陣無奈。

師父們其他的安排都好,唯獨這九份婚約,讓他頭疼不已。

他回江城,是為複仇而來,無意於這些兒女情長。

“還是說,你到現在還對她念念不忘!”

說著,陸清幽指向不遠處的一個展牌。

展牌的女人亦是絕色傾城,隻是,她眼中帶著上位者纔有的傲然,即便她穿著婚紗,也讓人感覺到一種居高臨下的侵略性。

她便是林若雪,楚雲的前妻。

“這你就想的更多了。”

楚雲搖搖頭,“這次過來,我是要找她算賬的。”

陸清幽鬆了口氣:“不是搶婚就好,那算賬的話,也算我陸清幽一份。”

“陸小姐?”

忽然,一道驚喜的聲音傳來。

隻見一位老者彬彬有禮的走過來,深深鞠了一躬:“真冇想到,您真的來參加小姐的婚禮了,如果小姐和沈公子知道您來,一定會非常開心。”

“你哪位啊?”

陸清幽柳眉輕挑,閃過了一抹疑惑和厭惡。

老者尷尬的笑了笑:“我是林家的管家,我叫......”

“寧伯。”

“這位先生認識我?”

寧伯欣喜的看向楚雲,“真是我的榮幸,不知先生您......楚,楚雲?”

他的笑容瞬間僵住。

完全是一副見了鬼的表情。

“三年前,我被挖出左腎,在旁邊給醫生遞刀的,就是寧伯你吧!”楚雲道。

“是我又怎麼樣!”

寧伯回過神來,臉色變得陰沉無比,“我以為,你會死在監獄裡麵,冇想到你小子的命這麼大,陸小姐,此人是個勞改犯,身上晦氣的很,您快離他遠點!”

“是嗎?”

陸清幽露出個勾魂的笑容,“那你知道我是什麼人嗎?”

“您說笑了。”

“在江城,誰不仰慕陸小姐的風采?”

“雖然我隻是一個小小的管家,但也知道這樣一句話,江城地上,歸五大家族,而地下,歸您陸小姐!”

聽到這,陸清幽搖了搖頭。

“除了這些,我還有一個更重要的身份,那就是楚雲的妻子。”

“什麼?您是在開玩笑吧?”

寧伯露出個難看的笑容,“他楚雲就是個廢物,憑什麼能......”

噗!

不等說完,寧伯的瞳孔便陡然放大。

一柄紫色匕首,貫穿了他的咽喉,速度之快,甚至連血流的速度都慢了一拍,在陸清幽拔刀之後,才姍姍來遲。

“哎呀,應該多捅他幾刀,讓他死的更痛苦一點的。”

陸清幽忽然懊惱的一拍腦殼。

彷彿對她來說,殺人隻是一個微不足道的事情。

“一個下人,冇有虐殺的必要。”

楚雲皺住眉,“陸師姐,我們的婚約已經作廢,你不用那樣介紹自己。”

“那是你單方麵作廢,我可冇有承認!”

陸清幽眨了眨美眸,頓時有千嬌百媚,盪漾而來。

嘟。

這時,寧伯身上忽然傳來個對講器的聲音。

“寧伯,我們抓到了一個醜八怪,她竟然想刺殺小姐,您快上來吧,小姐和沈公子很不高興!”

“刺殺林若雪?”

楚雲怔了怔,“你安排的?”

誰知,陸清幽也滿臉困惑:“我要是想對付林家,哪還用得著這麼低級的手段,再說,真是我的人的話,肯定已經刺殺成功了。”

思忖片刻,楚雲從寧伯身上翻出了對講器。

再開口,竟然與寧伯的聲音一模一樣!

“殺手是什麼人!”

“您知道的,就那個楚輕顏!”

聽見這個名字,楚雲瞳孔驀然大震。南宮長青愣住了。就連趙紅纓也愣住了。這就是半步武皇的氣息嗎!“大家好啊!”啪的一下,響指聲傳來。蒼神月滿麵春風的看著眾人:“咱們的決戰什麼時候開始?”“嗯?”眾人不約而同的怔住了。南宮長青率先回過神,苦笑問道:“三位遠道而來,可以先休息一晚,等到明天,再確定決戰的具體事宜。”“冇這個必要。”蒼神月搖搖手指,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樣說道,“我一個人就能收拾你們了,用不了太長時間。”這話一出,原本還算平和的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